你们低估我的力量了

 著名人物     |      2020-02-04 06:47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以下是智睿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的名人故事中关于名人故事_乐嘉:你们低估我的力量了的相关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现代人是金鱼,只有三秒钟的记忆。当《非诚勿扰》出现过的马诺、闫凤娇、马伊咪们像浮云一样散去,美女不再是稀缺资源,拜金早不是拍案惊奇,纯情与丑闻在网络轮番上演后,倒是一个叫乐嘉的光头男人留了下来。冯小刚《非诚勿扰2》里他提高嗓门拍卖洋酒的姿态,让人联想起他的老本行——一个惯于站在讲台上,向台下芸芸众生发表演说的培训师。 乐嘉,36岁,从事演讲和培训行业17年。他入行时,中国的演讲培训业还处于先秦战国时代。那是一个全民磨练口才的时代。而19岁、初成年的乐嘉,也许刚刚琢磨清楚自己,就要去教育他人了。21岁的时候,乐嘉已经享受过荣誉和掌声的洗礼,济南军区的礼堂里,四千多人聆听他的演讲,演讲结束,全体起立,掌声长达6分半钟。“不好意思,我在演讲方面是个天才。” 上吊换来的自由 当《非诚勿扰》的制片人王刚为节目物色嘉宾主持并在上海找到乐嘉的时候,乐嘉并不情愿:在一档娱乐节目里,以男女情感专家的面目出现,会不会影响他今后作为培训师的专业形象?他因此格外要求制片方,节目中,在他的名字下打上“性格色彩导师”的头衔。 如今,在许多写字楼的电梯间你都可以看见他为征婚网站所做的广告;新书《让你的爱非诚勿扰》在书店的畅销书架上卖得火热,他用“FPA性格色彩”解读两性关系,已然是情感专家的姿态;他成了江苏卫视另一档夫妻情感类娱乐节目《老公看你的》的专职主持,同时,另一档深圳卫视的《别对我说谎》,也于近期播出。乐嘉成了电视综艺界的红人。 这是一个非典型性主持人的非典型性成长之路,乐嘉早年在银行供职时的上司如果看到电视里的他,回忆起当年那个不甘心做会计的年轻职员,也许会大吃一惊。 乐嘉中专学的是金融,16岁毕业后,顺理成章进了宁波的工行,做了会计,但会计这个经历对他来说其实非常痛苦。乐嘉认为,会计工作不需要有创造性,没有变化。最主要的一点,不能跟人打交道,犹如行尸走肉,绝对旱涝保收。这个工作当时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都简直是无以复加的好。但他不喜欢。他做会计的近两年里,尝试做过无数次的努力要挣脱开这个枷锁,只是一直都没有成功。 母亲完全不同意。当年有一个很有名的泰国公司叫正大集团,就是做《正大综艺》的那个,它们在宁波北仑搞了个养鸡场,专门生产鸡饲料,乐嘉在报纸上看到鸡饲料公司要招销售员,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跑去面试,通过了,可母亲说要打断他的腿。后来他看到报纸上招模特儿,他说好,那就去当模特儿。母亲气得全身发抖,她说,我们家几辈子没出过戏子,你敢做模特儿,我就跟你断绝母子关系。最后是银行系统内部的一个房产公司要招销售人员,乐嘉为这个事情在家里面上吊过,要死要活闹过好几次,无奈之下,家人只好让步。 肌肉男、魔术迷与培训师 乐嘉在房产公司做了近一年的房屋销售,业绩很差,差到连房屋图纸都看不懂。土木、结构、朝向,对他来说通通是枯燥的字眼儿。卖楼之余,他兼职做雅芳化妆品的推销员,业绩却很快做到宁波地区的第一名。他总结原因:“一是因为卖化妆品是跟女人打交道,我喜欢女人,这个很重要;二是因为化妆品是很时髦的日用品,在心理上就比卖房子让我觉得亲近,那年头卖房子太土了。” 一位来自香港的雅芳老总颇为赏识他的沟通能力,他从雅芳直销员,进而成为雅芳销售培训师。“当时谁也不知道什么叫培训。我说这是干什么的?她说给别人上课。我问这个工作要出差吗?她说这个工作就是要天天出差。我一听就激动了。那个时候我所有的梦想只有一个:能让我跟人打交道, 天天出差。就是不给我工钱,我都愿意!” 离开雅芳几年之后,他自立门户,成为“FPA性格色彩”培训师,因为他自己就曾饱受人际性格磨合的困扰:在家从小旁观父母的脾气冲突、在公司与老板关系微妙、自己跟相处多年的女朋友吵架吵到互不相容——用他创立的FPA性格色彩分析他自己,他是“红色+黄色”,其特征主要是:威严,极强的控制欲和自尊心;热情,极强的表现欲和情绪化。更通俗一点:黄色是领导性格,红色是明星性格。 他的表现欲体现在许多方面:他有着极其旺盛的表达欲,录完节目接受采访,即便嗓音嘶哑,只要不打断他,他依然可以滔滔不绝一直讲下去,语速之快、内容之密集,令人咋舌,有他在的场合,始终不会冷场;他练健美,身上条是条,块是块,曾经把《健与美》封面上的肌肉男照片撕下来贴在房间里,视为偶像;他学魔术,专门跑到广州去拜一个台湾人为师。正是从一个基本款魔术“四布合一布”中,他得到了把性格类别分为4种色彩的灵感。 他做过强烈的明星梦,2000年到2001年,甚至正儿八经地去学了一年的表演。“当时我刚离开公司,正是人生最失意的时候,全部家当只有三千来块。”他在报纸上看到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有一个社会招生班,学费3000。 乐嘉当时就是一门心思,真想当演员!当时教他的老师不觉得他适合做表演,因为他的戏剧化色彩太重了,是个太夸张的人。但当时这个老师在合肥,乐嘉为了这个事情从上海跑了两次合肥,在他家谈了两个通宵。老师大概被他的执着感动了,就帮他分析,叫他两年之后去北影考导演系,给他制定了很多宏伟的梦想。 但是乐嘉只学了7个月就离开了。他去读表演那一年已经25岁了,母亲要崩溃了,她儿子工作了10年,居然又一无所有地跑去学表演了,连学费都交不出。这时正好来了一个做培训的机会,三个培训case赚了6万块钱,一万块钱一天,交完学费还可以解决一年的吃饭问题。但是一读书,乐嘉周围那些同学差点儿没让他吐血。全都是十六七岁的小屁孩儿,高中刚毕业来读表演,乐嘉是一个工作了10年的人,21岁的时候就给五六十岁的人讲课,现在活到25岁,要和小屁孩儿混在一起,感觉特伤自尊。电视之后 早在刚参加《非诚勿扰》的时候,乐嘉已经意识到了大众媒体的传播威力,一场成功的培训课程,最多也就影响几万人,而一档广受欢迎的节目,影响力波及的范围可能辐射到上百万人甚至更多。《非诚勿扰》刚刚开播两三个月,他就已经感受到这种不同,在菲律宾度假的乐嘉被一个观众拍着肩膀认出来了。在演讲培训行业,一个成熟的培训师一天课程的报酬是以万为单位的,而参加电视录播节目一次所得的报酬则要远低于这个数字。 但是,在电视上传播观点并影响他人的快感让他留了下来,更别提还有大量的出版商们追在身后邀他出书。这是一个眼球经济的时代,所谓胜利者,是那些能长时间停留在大众视线中的人。他因此萌生了进军电视乃至电影界的念头,预言将成为电视节目主持人,最想做的节目是高端电视访谈,类似《波士堂》那样的,他用他的性格色彩分析理论,为企业家和总裁们传道解惑。他一再对《非诚勿扰》的制片人王刚说,“你们低估我的力量了。” 他的预言果然实现了,虽然他现在做的依然是情感类综艺节目的主持人。不论是演讲、做性格分析培训师,还是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做点评嘉宾,他习惯的始终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导师式的传播方式,但主持人在一台节目中的技术动作其实要更复杂一些:不但需要提拎,还需要帮衬、扶持、捏合、组织与平衡。乐嘉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了一些不适应。 他自己也承认,他在新节目中的表现不如《非诚勿扰》好,离成熟的主持人还有距离,“在《非诚勿扰》中,我是《皇帝的新装》里那个负责说真话的小孩。刚刚担任主持人时,我承认我有些紧张,在舞台上疲于走流程,这让我很焦虑不安。录《非诚勿扰》的时候因为有孟非在,我说话,观众会觉得我口才好,我不说话,观众会认为我在思考,这让我毫无顾忌,在舞台上可以肆意发挥。”等磨合一段时间之后,他还是希望把性格分析引入到节目中来,做自己专业的东西会更轻松一些。他白认不如孟非:“新节目打败不了孟非,孟非永远是我的偶像。” 他会就此认输吗?当然不会,他早就坦白,一个性格中有“大黄色”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尊心,“如果有人比我强,讲课讲得比我好,我马上就会浑身紧张起来。”与之相匹配的,是他“自虐一般的勤奋”。“我狂妄地认为我是全中国演讲数一数二的人,现在很多名人的书都找枪手来写,我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码出来的。” 他对自己的笔头功夫有自信,甚至可以同时写5到6本书,因为“这些书的内容平时就积累好了”。录播两档电视节目、签销新书的同时,他的博客还在以气壮山河的速度更新着……由此看来,培训师乐嘉成就他人之前,先成就了自己;主持人乐嘉貌似无心插柳的走红背后,是他对自己处心积虑的步步紧逼。

上一篇:麹崇裕的简介 下一篇:名人都曾入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