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国际看西学对乾嘉考据学的影响

 中国历史     |      2020-03-14 05:27

清嘉庆时期学者江藩(1761—1830),以纂《汉学师承记》一书而闻名于世。该书突出表彰了清代尤其是清中叶考据学家的经学研究成就。包括江藩在内的这部分学者中,在致力经史的同时,有的又兼擅天文、历法与数学,他们或中西兼通,或专明中法,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就。本文即从《师承记》对当代考据学家天算学成就的记述以及他们对西学的认识等方面,来考察西学对乾嘉考据学的影响。西汶艺术网一、江藩本人的天算学观念与水平江藩,初名帆,字雨來,亦作豫來,后字子屏,一作国屏,号郑堂,晚字节甫,又自署竹西词客、炳烛老人等,祖籍安徽旌德,后為甘泉人。少受业于薛起凤(1734—1774)、汪缙(1725—1792),学诗古文词;后师从惠棟(1697—1758)弟子余萧客(1729—1777)与江声(1721—1799),治汉学,为惠氏再传弟子。又曾从朱筠(1729—1781)、王昶(1724—1806)游,在京時又久馆于王杰(1725—1805)府邸。江氏既转益多师,故其学博而能精,于经史、小学、词章等兼擅其能。然而就天算学而言,江氏并无有师承,其业师余萧客、江声以及太老师惠栋皆不精此学。虽然惠栋之父士奇(1671-1741)精于历算,但惠栋本人在此点上并未能继承家学。江藩曾曰:如松崖徵君虽淹贯经史,博综群书,然于算数、测量则略知大概而已。此乃余古农师之言也。[1]余萧客叙述自己的老师,当然不会是故意贬抑,我们从惠栋的著述中,也看不出他在天算学方面有何特出的成就。即余萧客、江声二人而论,余氏的代表作为《古经解钩沈》30卷,江声代表作《尚书集注音疏》12卷,皆未有天算学专著。江藩的天算学,自称是得之于与他同时的扬州学者汪中之启发与鼓励,江氏《汉学师承记》记其与焦循之交往时曾曰:藩弱冠时即与君定交,日相过从,尝谓藩曰:“予于学无所不窥,而独不能明九章之术。近日患怔忡,一构思则君火动而头目晕眩矣。子年富力强,何不为此绝学。”以梅氏书见赠。藩知志位布策,皆君之教也。[2]西汶艺术网江藩受汪氏鞭策才治算学,但汪中也正如他自己所说对此学不甚专门,其《述学》中涉及此方面的问题很少。但江藩却与当时治天算有名的“谈天三友”――焦循(1763—1820)、汪莱(1768—1813)与李锐(1773—1817)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江氏与焦循皆以淹博经史,为艺苑所推,时称“二堂”[3]。江、焦又与黄承吉(1771—1842)、李钟泗(1771-1809)嗜古同学,辄有“江焦黄李”之目。[4]江藩与汪莱为“密友”之关系。[5]他与李锐也是学友,当时的两广总督阮元(1764-1849)得知李氏已卒的消息,还是江藩告知于他的。[6]同时,江藩与精于天算学的凌廷堪(1757-1809)、阮元也是挚友关系。江藩在“志位布策”方面有所提高的话,应该与和他们的交流与切磋有很大关系。江藩的天算学观点,与时人并无二致。一方面在谈到历学与算学之关系时,也认可西方天算学的成就。他说:西汶艺术网历学之不明,由算学之不密,虽精如祖冲之、耶律楚材、郭守敬、赵友钦,而犹不密者,算法之不备也。自欧罗巴利玛窦、罗雅谷、阳玛诺诸人入中国,而算法始备,历学始明。[7]另一方面,江藩也有西学中源的观点,他曾论“夫句股,《九章》之一也。以御方圆之数,历象用以割圆、八线等术,皆出于句股。”[8]至于江氏本人的天算学研究与成绩,我们现在可考见的是他在北京游幕期间,曾与凌廷堪共客王杰府第,研治天算。凌廷堪云:乾隆癸丑,廷堪从座主韩城公于滦阳,公下直之余,恒谈论至夜分,往往谓廷堪曰:“顾亭林云: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天’,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晨’,儿童之谣也。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者,此亦儒者之所耻也。”语次辄举象纬之名以授廷堪,而未甚究心也。及寓公京邸,公季子更叔承家学,复相指示,遂与旌德江国屏共学焉。乃取《灵台仪象志》、《协纪方书》及《明史》、《五礼通考》互为比勘,昼则索之以图,夜则证之于天,阅日四旬,大纲精得。[9]此所谓江国屏即江藩。另外我们从江氏流布的文章中,也可得到数篇与天算学有关的文字。嘉庆三年,焦循《释椭》1卷完成,该书专门讨论传入中国的意大利天文学家卡西尼(G.D.Cassini,1625-1721)学说中的椭圆知识。江氏曾为制序,认为昔年秦蕙田《五礼通考》中《观象授时》一门虽出戴震之手,但未能述及椭圆,是其缺失,今读焦氏书“以求日躔月离交食诸轮,无晦不明,无隐不显矣”[10]。江藩在和阮元通信时,曾经对程瑶田“倨句之形生于圆半周图说”表示不能苟同。另有《毛乾乾传》,记载明末清初江西星子人毛乾乾“于学无所不窥,尤精推步,通中西之学”。毛氏明亡后隐阳羡山中,梅文鼎(1633-1721)造访,与之论“周径之理,方圆相穷相变诸率,先后天八卦位次不合者,文鼎以师事之”。[11]除此而外,江氏并无其他天算学的专门著述与文章传世。由以上论述可知,就江藩本人而言,他有一定的天算学知识,也对当时西方传入的天算学说有大致的了解,同时也与当时天算学专家多有往来,但从江氏所论及其著述的情况来看,其天算学观念与水平亦仅此而已!二、《汉学师承记》所载考据学家之天算学成就与著述《汉学师承记》一书所记载的清代考据学家也不乏精通天算学的大师与专家,如黄宗羲(1610-1695)、陈厚耀(1648-1722)、惠士奇(1671-1741)、江永(1681-1762)、褚寅亮(1715-1790)、戴震(1723-1777)、钱大昕(1728-1804)、孔广森(1752-1786)、凌廷堪、焦循、阮元、汪莱、李锐等人。江藩对他们的天算学成果之记载,或略或详,笔者在此试一一加以论析。页码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