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简述二

 中国历史     |      2020-03-14 05:27

二、清代前期的政治和经济(一六四四——一七二三年)(一)八十年间的概况我们先谈谈清代前期八十年间(一六四四——一七二三年)的基本情况。过去,一个王朝的建立,多半是通过一、二次决定性的大战争而解决问题的,清朝则不是这样。清朝是在入关以后,经过了短时期的大规模战争,长时期的小规模战争,将近二十年才逐渐完成了全国的统一。清初的军事时期较长,而军事行动又反映了民族矛盾。清代前期,生遂渐发展。水利事业的普遍和农业新品种的增多都超过了前代。在生产高度发展起来以后,改革了赋役制度。像摊丁入亩这样重大的赋役制度的改革只有在生产发展的基础上才有可能,而赋役制度的改革又反转来刺激了农业生产的发展,从而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城市的发展。西汶艺术网八十年间,在北方与帝俄、南方与荷兰及其他西方国家扩大了国际贸易关系。当然,这种国际贸易还是有种种限制的。这一时期清廷与国内的少数民族——在北方与蒙古族,西南与西藏,西北与准噶尔、回族之间的关系都有所改变。这种关系的改变,奠定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基础。这是八十年间的大概情况。在这种形势下,具体的历史过程逐步地发展(二)清军入关与统一全国一六四四年清军入关正处在中国社会阶级矛盾最尖锐、农民军胜利发展的时期,这时,李自成攻下了北京,推翻了明朝的统治。清军在这个时候入关,究竟是偶然的还是有计划的呢?应该说是有计划的而不是偶然的。从一般历史来看,新兴的民族总是活跃的,具有新的生命力,总是要求发展的。这时满族建国二十九年,不断进占明朝土地并且数度进入长城,其所以在这个时期又一次入关,不可能没有希冀愿望。丛史料上来看,清廷入关前听到农民军节节胜利,就要求与农民军合作。一六四四年正月清方写信给李自成农民军,这信送到了大同,信上说要与农民军合作,协谋同力,井取中原,并且说倘混一区宇,富贵共之,就是将来把明朝的领土与农民军平分。当然农民军不会出卖农民接受这个条件,只回答说这封信已经收到了,可以转呈给大顺政权领导人,就拒绝了。从清军在这年正月提出与农民军合作,要求平分明朝的土地来看,可以说明后来四月的入关是有计划的,不是临时发生的。当然,清统治阶级在这时也存在内部矛盾,但这不是主要的;满族这一新兴民族要求向外发展,才是主要的。我们知道,清军入关是吴三桂请进来的。大汉奸吴三洼请兵入关,这是事实,对于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应该怎样去看呢?没有吴三桂请兵,是不是清兵就不进关呢?我们说,吴三桂请兵,对清兵入关起了缩短里程提早时间的作用,即使也不去请,清军也是要入关的。在三月底,清军已有出兵准备。四月初九日多尔衮统清军南行。当时清廷还不知李自成已入北京,想随农民军之后拾些便宜。但是吴三桂重军驻守在山海关,要进关就会发生战事,必致拖延时日,因此他们计划不攻山海关,而从喜峰口、古北口一带进入长城,由蓟州、密云疾行而南。军队已经出发了,恰巧吴三桂的清兵信来了,于是清兵转道从山海关长驱直入,避免了军事冲突,缩短了进军路程,同时也打乱了农民军的全盘计划和整个部署,影响到大顺政权的安危。当然,清军入关是预定的,吴三桂不请兵它也会来,但是不能因此不把吴当作汉奸。农民军原定计划是一面肃清北京明政权,一面招降京外明兵,驻守山海的吴三桂也在内。吴三桂不投降就派兵去打,消灭吴三桂然后应付满族独立政权。因此农民军到了山海关。但这时,清军在吴三桂邀请之下,很快进了关,李自成的整个计划遭到破坏,部署被打乱了。所以我们说吴三桂是出卖人民利益的罪人,是大汉奸,罪孽深重。有人说,满族是我们国家的一个民族,要进来就进来,不必分彼此;吴三桂请清兵也不能算汉奸,他不请,清兵也要来。我看话不能这样说。历史人物能翻案的应该翻案,不能翻案的还是不能翻。从后来的事态发展可以看出,李自成如果统一了内地,纵使清兵入了关,他一定还要迫使它们退出关外。因为尽管都是祖国大家庭的成员,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战争还是应该有正义与非正义的分别,不能任意以兵戎相见。各个民族不在自己的领域内安居乐业,而侵占、扰乱、干涉、压迫别人,自己称霸,是不对的。下面谈一谈清初的社会矛盾。在清军入关以前,国内的阶级矛盾是主要矛盾;入关以后,国内的民族矛盾一度上升为主要矛盾。为什么在阶级矛盾非常尖锐时,通过清军的入关,民族矛盾立刻上升为主要矛盾呢?这里有其其深刻的历史根源。一六四四年以前,清军与明朝一直处在长期的战争中。经过长期的战争,明朝在辽东一带失去了大片直接管辖的土地,领域愈来愈缩小,死伤当然也不少,所以民族矛盾具有历史根源。另一方面,满洲族在一六四四年以前曾五次出兵进扰明朝,这五次分别在一六二九、一六三四、一六三六、一六三八、一六四二年。有时进入长城,有时围困北京,有时甚至到了德州,进入黄河以南。在这五次中,掳掠了大批人口、牲畜和财物,人民受害严重。这五次时间相距很近,几乎是两年一次大掳掠,使当时的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严重的威胁。加之,满洲的语言、风习和汉族人民歧异,这种差异就包含着矛盾。总之,历史造成的许多矛盾的积累,有些人受到了直接损害,有些人又怀有间接恐惧。所以,一听说清军入关,民族矛盾立刻尖锐起来。后来所说的什么扬州十日(一六四五年)、嘉定三屠(一六四五年)、江阴守城八十天(一六四五年)、湘潭何腾蛟遇害(一六四九年)、桂林杀明官四百七十三人(一六五一年)......等等都是历史事实,是清军入关以后民族斗争的反映,不是因此而引起民族斗争。正是由于前述的历史根源,清军才一入关;民族矛盾就立刻发展成为主要矛盾。整个关内人民在农民起义军倡导下,迫使南明封建王朝一致起来抵抗清军。但是,这种情况没有继续多久,阶级矛盾又转化为主要矛盾了。这也是事实,但我们总不能把它说成完全没有民族矛盾。如果这样说,那么人民抵抗开始入关的清军就解释不通了。当然,把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完全看作是两回事是不对的,民族矛盾实质上是阶级矛盾,是在一定条件下通过民族矛盾形式表现出来的阶级矛盾。例如;一六五O年(顺治七年)七月多尔衮拟建避暑行宫,令户部加派直隶、山西、浙江、山东、江南、河南、湖广、江西、陕西等九省(当时共十五省,而云、贵、两广四省还未完全统一)钱粮二百四十九万余两作为工程费用。这无疑是阶级矛盾,但由于清军入关才六七年,自然引起民族矛盾的加剧。所以,认为民族矛盾为主而否认当时有阶级矛盾存在,是不确切的;但是,因此而认为清初就没有民族矛盾,也是不确切的。一六四五年春正式颁布圈地令,满人用政治势力强制占夺汉人的土地;到了一六五一年(顺治八年)停止圈涿州等十三州县地。这种圈占土地当然要引起民族矛盾的加剧,而一六五一年圈地的取消正是由于汉族人民激烈地反对、民族矛盾尖锐化而被迫取消的。这件事也说明了民族矛盾的实质就是阶级矛盾。但不能把两者完全混为一谈。页码1 2 3 4 5 6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