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国际揭秘美国国家安全局

 世界历史     |      2020-03-07 23:42

在米德堡建筑群,两幢低矮建筑之间的检修井可不一般,在它下面,每天都有大量绝密信息来来往往.美国联邦政府通信电缆就埋在井下。一名接受记者采访的官员小声说:“TS/SCI。”这两个缩写分别是指,“最高机密”和“敏感房间情报”(sensitivecompartmentedinformation)。这意味着,只有为数寥寥的人能阅读电缆传输的情报。

“9.11”后,美国国家安全局大规模扩张,速度惊人。现在,每天24小时竟然能截获17亿条通信内容:有IP地址、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即时通讯、电话通话和手机通话内容,不一而足。

在美国军中并没有什么秘密文化,但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却到处弥漫着超级机密文化。在这里,一起工作的人并不讨论工作本身,更不讨论调度情况。只有在以下情况他们才会讨论情报内容:情报出问题的时候;政府部门来调查;出现未经授权而将机密信息透露给媒体的事故。每个人身上系着的数字身份识别卡,是识别其岗位的惟一线索。

国家安全局的工作场所附近,有家美式快餐奎兹诺斯三明治店,这与全国其他连锁店没有什么差异。但不同的是,到中午11点,这里排起长长的队,等候的人都穿着沙漠颜色的靴子,戴着Oakley牌太阳镜.这种眼镜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很受美国军人欢迎。这也难怪,国家安全局的特工40%都会在军中服役。

在建筑群的另一处,一幢4层楼房拔地而起。这个4层楼房可以抵御汽车炸弹的袭击,供新成立的美国网战司令部使用,该司令部司令由国家安全局局长兼任。这座4层建筑的占地面积比足球场都大,却没有名字,也没有地址,在使用前,国家安全局会从头到尾彻底检查一遍,这样工作人员才被允许进驻。

《华盛顿邮报》披露,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材料,美国最富裕的10个县中,有6个在米德堡建筑群附近。劳登县是美国最富裕的县,为附近掌控美国间谍卫星的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总部输送优秀人才;费尔法克斯县是第二富县,是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中央情报局、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大本营;阿灵顿县排名第九,接纳五角大楼和一些主要的情报机构;蒙哥马利县排名第十,是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所在地;霍华德县排名第三,是国家安全局所在地。霍华德县的领导肯·厄尔曼透露:“所有被国家情报机构选中的人,都在世界上最聪明人士之列。对这些人的要求是,来自好学校、上等生活家庭。”

厄尔曼所言不虚。今年秋季,一些来自上等家庭的10岁孩童将学习以下内容:哪种生活方式有助于将来获得从事安全工作的许可证,哪种不适合。这些学生所在学校师资一流。例如,其中一所学校的教官来自“五只眼”联盟国家(即英美加澳新组成的情报联盟,本报7月6日《英美“互不刺探”造就史上最大情报联盟》一文有详细报道),这几个国家共享整个世界的最高机密情报。在校外,几辆黄得刺眼的校车等着将孩子们送回家,他们的家都在美国最富裕的社区里。特工来自富裕家庭,是确保“美国最高机密”精准的重要因素。

数学也是孩子必须要学好的一门功课。在美国国家安全局中,有很多特工数学一流,这是他们的任职要求。大概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机构像这里一样,拥有如此之多的数学家。毋庸置疑,国家安全局也有不少通晓数国语言的翻译人才、技术专家和解密专家。

国家安全局中的特工很多都经过性格测试,深知自己是“善于感知、思考以及判断的内向者”。一个笑话是这么说的:国家安全局的特工们一起坐电梯时,他们都只是紧盯着鞋子。你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中最外向的人也不过是轻轻地抬一下头而已。

特工们确实不苟言笑。国家安全局雇员有8000名,他们必须遵守严格的规章,定期接受测谎,不论何时他们要赴国外,都要填写保密表格以及递交冗长的报告。他们在培训中学会了如何对付爱管闲事的邻居,如何对付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朋友们,甚至如何使用假的身份。一旦他们中的某人酗酒,或者借了太多的钱财,与特定国家的公民交往甚密,那么,他们就将失去在国家安全局及其兄弟情报机构供职的资格。

培训倒是很有效果。别说邻居和朋友,连同居多年的人也难以了解特工的行踪,更不要说套秘密了。

在米德堡建筑群,一天晚上,忙碌一天的女商人珍妮·伯恩斯在一个酒吧小酌,并朝酒吧里的一些男子打了个手势。她告诉记者:“我能认出他们。那套服装,那头型,那举止。他们表情焦虑,好像担心有人会问他们问题一样。”她还小声告诉记者,卧底特工也到这里来,监视这些人,“以确保没有人会说得太多。”

她之所以知道这么多,是因为她和一名特工同居20年了。此人现在上战场去了。但是,她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她向记者透露说,20年前,她深深地爱上了他。从那以后,她就一直调整自己的生活。他们俩和其他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她会事先在电话里告诉对方“别问他问题”。有些人能做到不问,但也有人憋不住要问。“这让人讨厌。我们再也不会和这些人一起出去了。”她说,“让我烦恼的是,我的特工男友从未带我旅行过,也从未做过让人兴奋的事.我感觉自己被玩了。”

每年,大约4000名联邦政府和军队特工,在米德堡建筑群参加反间谍秘密行动课程。由于这些特工都是流动的,因此不会引起当地居民的注意。《华盛顿邮报》记者某天中午看到,一辆白色面包车从一个停车场开出,融入车流中。不过,这辆车后紧跟着一模一样的5辆车。其中每辆车里有两名政府部门的特工。他们在进行秘密的“联合反间谍训练”,训练项目是沿着当地公路实施“紧密盯梢”。在这种训练课程中,一名教官负责扮演间谍。受训特工则要识别出这名“间谍”,然后搜集证据并对他采取行动。

这些受训者通过无线电以及特别标示的街道地图进行追踪。其中一辆车里,一名女特工架着霰弹枪,膝盖上放着地图,她正在跟踪一名开着车,代号为“野兔”的“间谍”。其他特工也都开足马力,试图跟上“兔子”,但也不能横冲直撞,以免招来当地警察,破坏他们的秘密行动。因为警察并不知道,这些白色面包车都是由联邦特工驾驶的。突然,“兔子”甩开离他最近的面包车,拉开整整一个街区的距离,并闯过黄灯,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这紧要关头,其他特工却被红灯挡住了去路。交通灯变换时,那个女特工透过挡风玻璃,徒劳地向她前面的车大喊:“走!走啊!”她的伙伴则唉声叹气道:“我们把他跟丢了。”

后来,这些特工在哥伦比亚特区的博德斯书店进行徒步盯梢。在这里,“兔子”将重新出现。6名特工上身穿保罗衬衫,下身穿着黄卡其布裤子,一边浏览着书架上的书,一边在过道踱步。他们的教官在远处看着这些特工,对记者说:“最难的部分就是控制举止了。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够放松,而放松才是正确的……应该做出真正浏览的样子,但他们的眼睛却直盯着书的上方,动都不动。”看来这些特工还需多加锻炼。

上一篇:美国第44任总统欧巴马生平介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