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如何抢救的始末

 世界历史     |      2020-03-01 22:03

林肯遇刺后,医生如何抢救的始末

反对国家分裂,透过黑奴制的废除法,来获得黑人的支持,最终获得南北战争胜利,让美国走上了严格意义上的大统一,这个人就是林肯。正因为林肯的政策触及了一些阶级的利益,于是,暗杀就来了!林肯被人枪杀致死!

林肯遇刺的那天晚上,一位年轻的军医,始终在病榻前紧握他的手,送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时隔147年,当这位医生事后撰写的报告意外现身,人们惊奇地发现,它竟是惟一存世的、披露林肯之死详细情况的书面材料。

“美国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于1865年4月14日在华盛顿福特剧院看戏时,被同情奴隶制的演员布斯开枪射杀……”学过中学历史的读者,大概都对这样一段简略的叙述有印象。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从凶手扣动扳机到林肯身亡,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事实上,林肯遇刺仅几十秒,一位年轻医生便冲进了总统的包厢,试图挽救他的生命。林肯不治后,这位医生还撰写了一份报告,详述了林肯生命的最后几个钟头。令人吃惊的是,如此重要的一份文件,却长久地湮没于故纸堆中,直到147年后的今天才重现世间。

刺客在大庭广众下逃脱

据美国媒体报道,这份长达21页的报告,精准地勾勒出了美国历史上最著名刺杀事件的始末:

“我在大约晚上8点抵达福特剧院,在离总统包厢(编注:包厢在楼上,戏台在下面)40英尺左右的戏台落座。开场几分钟后,我注意到总统带着第一夫人走进了剧院。观众看到他们,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总统和夫人则以微笑和鞠躬回敬。一名先生为二人打开包厢的门,当他们都进去以后,这名先生就在门口附近就坐。”

“剧院里座无虚席,戏剧《我们的美国亲戚》的演出非常成功。大约晚上10点半前后,我突然听到一声清晰的枪响。过了1分钟不到,就见一个身材矮小、黑色头发的人跳到下面的舞台上,手里居然拿着一把出鞘的短剑。”

刺客从总统包厢跳下时,被悬挂在包厢内的星条旗绊了一下,打了个趔趄。待身体恢复平衡,他第一时间“挥舞着短剑,跑向舞台对面,然后消失在幕后。”

“有人大喊,'总统遇刺了!'其余的观众纷纷附和:'杀死刺客!''枪毙他!'”

“我拔腿冲向总统的包厢,门一开,就向林肯夫人玛丽做了自我介绍。她忙不迭地喊,'噢,医生,请尽全力,尽全力!'”就在震惊不已的夫人和这位年轻医生面前,那个赢得了南北战争的男人倒在椅子上,“全身瘫痪,两眼紧闭,已陷入昏迷状态。”

惊天发现竟藏身故纸堆

写下这些文字的医生唤作查尔斯·利尔,当时年仅23岁,却已被提拔为美国陆军总医院军官病房的负责人。说来也巧,林肯遇刺前不久,利尔有一天工作累了,便沿着宾夕法尼亚大街散步,想呼吸下新鲜空气醒醒脑。忽见一群人朝白宫方向涌去,利尔跟过去一瞧,才知道是林肯在发表演说——这也是他最后的演说。利尔称,自己被林肯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打动,并获悉后者将于几天后前往福特剧院看戏。于是,4月14日那天下班后,利尔匆匆换上便装赶往剧院——不是为了看戏,而是为了研究林肯本人。

实际上,1867年,利尔就将报告的副本呈递给了调查林肯之死的国会委员会。然而直到1932年去世,他在余生中绝少提及自己抢救林肯的经历,连报告本身也不知所踪。

不幸中的万幸是,华盛顿国家档案馆一直设有“林肯文件项目组”,专门负责发掘和研究这方面的文件。过去6年多来,至少4名工作人员不辞劳苦地对数百万份材料加以归类。今年5月21日,好运气终于降临到其中的海伦娜·帕帕伊昂诺女士头上。

据报道,帕帕伊昂诺当时正在检视上百盒泛黄的医疗报告。就在翻到标着“L”(利尔的姓中有“L”)的其中一盒时,写着林肯名字的卷宗毫无征兆地在她面前展开了。“我知道它很有趣,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份1865年完成的材料,之前那么长时间里竟从未被注意到。”在帕帕伊昂诺看来,这份报告写得既专业又客观,让读者觉得剧场里的恐怖一幕犹在眼前;但她也相信,利尔的笔法虽然冷峻,他的内心却不可能不受刺杀事件影响。

我们把总统斜对角放在床上

事发后有那么两分钟,因看到凶手挥舞短剑,利尔误以为林肯被刺伤了,他先让旁人割开伤者的外套和衬衫,以便寻找伤口,很快意识到那是枪伤。“我开始检查他的头部(肩部附近没发现伤口),察觉到手指附近有一大块血液凝块,位于枕骨轮廓下方大约1英寸处。……我左手的小指接触到子弹留下的创口,那儿非常滑……当我拿开手指时,伤口处流了一些血,接着,林肯的呼吸稍微均匀了些。”一名随从按照要求拿来了兑水的白兰地,利尔小心地扶起不省人事的林肯,给他喂了几口酒。

不久之后,另外两位医生也赶到了。他们从利尔处得到的惟有噩耗——“总统受的是致命伤,不可能恢复了。”所有人都明白,由于路途遥远,根本没法送伤员回白宫。利尔便提议将林肯转移到附近的房屋里——这样至少能让他舒服地歇一会儿,而不是躺在剧院冷冰冻的地板上。

报告是这样记述的:“我们抵达包厢门口时,人们已将过道堵得水泄不通。我被迫大喊'警卫开道!'道路总算畅通了,让我们可以完全不受干扰地将总统安置在彼得森先生家的床上,这个房间就在剧院对面。整个转移过程不到20分钟。”

“我们把总统斜对角放在床上,因为这床显得太短了。”(编注:林肯身高186厘米)。利尔发现,林肯的双腿冰凉,忙不迭地找来毯子给他盖上。

“它毫无疑问是这段历史的第一手资料”

整个晚上,医护工作者和政府官员像走马灯似的往来穿梭。不少人有点纳闷,利尔这个毛头小伙子老守在总统身边干什么?后者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林肯的手不放,他后来解释说,“我一直紧握他的手,是让他知道,在他看不见的时候,还有一个朋友在身边。”

彼得森家的钟表滴滴答答地走着,摇晃的煤油灯映出战争部长埃德温·斯坦顿的身影。后者咆哮着,要求追捕疑犯。不久,变得歇斯底里的第一夫人也被送出了房间。此刻的林肯什么也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晨曦从窗户洒进屋子,利尔始终不肯放开心目中英雄的手。

1865年4月15日早晨7点20分左右,美国近代史上最著名的政治家突然发出一声“叹息”。人们循声望去,看到年轻的医生合上病人的嘴唇,站起身默默祷告。利尔的报告是如此结尾的,“……他停止了呼吸,灵魂飘到了上帝那里。”“眼见总统辞世,我们都鞠了躬,一位名叫格利的牧师代表死者家属以及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向上帝做了祈祷。”

抢治无效,林肯最终死亡。他只发出了一声叹息就离开了人士,颇为遗憾,史学家和医学家对利尔的医术也多为赞叹,尽管林肯没有活过来。“林肯文件项目组”主任丹尼尔·斯托韦尔表示,“它毫无疑问是这段历史的第一手资料,……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掺杂情感。”医学专家布莱恩·霍默思则认为,“在那个年代,利尔的每一步都非常正确。”当他抵达总统包厢时,林肯在'技术层面'已经死亡,“他能让林肯的脉搏重新跳动,并重新开始呼吸,几乎做到了起死回生。”

上一篇:根据地是美军情报的主要来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