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唐代第一淫书

 世界历史     |      2020-02-04 15:56

花容满面,香风裂鼻。心去无人制,情来不自禁。插手红交脚翠被。两唇对口,一臂支头。拍搦奶房间,摩挲髀子上。一啮一快意,一勒一伤心。少时眼华耳热,脉胀筋舒。始知难逢难见,可贵可重。俄顷中间,数回相接。摘自《游仙窟》中的性爱描写段落。

众所周知,中国小说有一个发展时期,在司马迁的《史记》里是游侠列传,在唐朝是传奇,在宋元是话本,在明清是演义。唐朝传奇是中国小说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阶段,或者说是中国古代小说最早的一个成熟时期。今天就讲讲其中一篇作品《游仙窟》。

也许,如果不是专门的古典文学研究者,很少有人知道《游仙窟》这篇小说。这部作品篇幅很短,和其他唐传奇不一样,其故事不够曲折,甚至可说是简漫。作者好像随意地去写,所以行文一点也不拘束。那么,《游仙窟》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其实就是写色情甚至是一夜情。

《游仙窟》故事的原型是从汉魏以来就流行的,它用第一人称单数,自叙作者下官奉使河源,旅途中在一处神仙窟中的艳遇,与两女子调笑戏谑,宴饮歌舞,无所不至。共度一夜良宵之后,以凄然的心境作别。从某个意义上说,这也只是文人的意淫了。

五嫂、十娘都是美丽而善解风情的女子,她们热情招待下官,三人相互用诗歌酬答调情,那些诗歌都是提示、咏叹恋情和性爱的《游仙窟》。接着那下官就逐渐提出要求:先是要求牵十娘的素手,说是但当把手子,寸斩亦甘心,十娘假意推拒,但五嫂却劝她同意。下官牵手之后,又向十娘要求暂借可怜腰;搂住纤腰之后,又要索吻,若为得口子,余事不承望。而接吻之后,那浪子下官当然就要得陇望蜀,提出进一步的请求。但是未等他明说,十娘已经用素手曾经捉,纤腰又被将,即今输口子,余事可平章之句,暗示她既然已经接过吻,别的事情都可以商量。

随着五嫂不断从旁撮合,下官与十娘的调情渐入佳境,他夜深情急,透死忘生,忍心不得,腹里癫狂,心中沸乱,最后夜久更深,情急意密,终于与十娘共效云雨之欢。文中描述二人欢合情景:花容满面,香风裂鼻。心去无人制,情来不自禁。插手红交脚翠被。两唇对口,一臂支头。拍搦奶房间,摩挲髀子上。一啮一快意,一勒一伤心。少时眼华耳热,脉胀筋舒。始知难逢难见,可贵可重。俄顷中间,数回相接。

这是中国文学作品中直接描写男女性行为的最早段落,时间约在公元700年稍早一点。换一句话说,它就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部黄色小说、一夜情小说。若与明清那些色情小说中对性爱的大段大段露骨描写相比,《游仙窟》这一段已是含蓄之至了,它主要是将男女调情的过程详细描绘渲染,以造成很大的煽情效果。但是它毕竟是创作在悠久的1400年前的开山之作,也算是了不起了。单从两个第一来看,它的历史价值就不可估量。甚至有学者还评价说,如果撇开《山海经》中的远古神话、司马迁《史记》中的游侠列传等作品不论,从整个中国小说的发展史来看,《游仙窟》一书也许有可能还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小说。那它的文学地位就更崇高之至了。

该书题宁州襄乐县尉张文成作。作者张鷟,字文成,深州陆泽(今河北深县)人。当时颇负文名。《唐书张荐传》记载;新罗日本使至,必出金宝购其文。他的著作还有《朝野佥载》、《龙筋凤髓判》等,但影响都不大。该书1万余字,详细铺陈了一场华丽的艳遇,把唐初文人放荡、轻佻的狎妓生活,第一次写入传奇小说;以四六骈文的形式进行创作,与变文韵散夹杂、唱白并用的形式基本一致,还采用了许多民间谚语,写得生动活泼,文辞华艳浅俗,有人称之为新体小说;一脱志怪小说的怪诞色彩,转向描写现实生活,这是值得称道的。它代表了唐代传奇的一个时期的倾向和水平。

《游仙窟》从唐朝之后就失传了。直到清朝末年,学者杨守敬从《日本访书志》中将此书抄回中国本土,但当时并未引起人们的关注。 五四时期学界才真正重视此书,并发现它对日本文学的影响还很大,该国每遣使入朝,必出重金购其文。东夷学者盐谷温在《中国文学概论讲话》中甚至称之为日本第一淫书。大师鲁迅还给其作序,收入《集外集拾遗》,称其文近骈丽而时杂鄙语,前于陈球之《燕山外史》者千载,亦为治文学史者所不能废矣,并写入其辉煌著作《中国小说史略》。文学史专家郑振铎则评价说:它只写得一次的调情,一回的恋爱,一夕的欢娱,却用了千钧的力去写。

上一篇:文革中上海触目惊心的偸情秘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