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里的声音

 历史故事     |      2020-01-14 13:19

ag亚游国际,我上大一的时候,是在一个分校区,这个校区的总面积还不如一个高中的操场大。我们的宿舍楼和教学楼只有10步远,当然是我的脚步,如果是我们班那个大个的脚步,只有7步远。

这个校区原来是一个技校,那应该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建筑了,整个教学楼在大白天都透着一股阴森,走廊长长的,还拐弯,黑黑的。厕所是公用的,在走廊的尽头,挂着一个蓝布帘子,没有风的时候,总是还要煽动两下,就像河边夜色里的垂柳。

我们每天晚上8点钟,无事可做,天又黑了,就只好去上自习了。各位可能会说,怎么不拉个姑娘去逛街呢?姑娘到是好找,不过那校区地处偏僻,城乡结合部,大晚上的,只要你敢出去,就有人敢抢你。甭管ic,ip还是iq卡,统统都得告诉他密码。你要是敢拉一姑娘出去,他包准先劫个色。

所以我们的枯燥的大学生活开始了。正如哲学大师哈狗帮所说的,说食色性也的是孔老夫子,而我只是小伙子,每天都要拉屎,后天还要考试。

是啊,学生最讨厌的就是考试。而我们讨厌考试之余,还要讨厌在晚上的时候,到教学楼的厕所拉屎。因为那个地方,总给我们一种阴森的感觉。

每天走到厕所门口,就看着那蓝布帘子无风自动,就像一个小姐在向你拼命地招手,还高呼着,快来玩玩,我有艾滋。

每次我都要鼓起勇气,掀起蓝布帘子,飞快地抓住开着的门,一个转身,一把将墙上的开关打开,亮灯。这长时间的锻炼,让我练就了在篮球场上飞快地过人技巧。

那个厕所里面,不是小间似的厕所,而是一通长的沟,每隔一段距离,就隔上一块水泥板,人都是顺着蹲在里面。我有一次去,只有中间有个位置,我前面看看,那人是屁股对着这里。我又到后面看看,那个人也是屁股对着这里。我气坏了,心说,你们成心让我一蹲下就闻你们的臭味啊。有道是,士可杀,不可辱,哥们见天还就不如厕了,有种,把我憋死。

有一天晚上9点的时候,我们宿舍的几个哥们都在自习室里自习,说是自习,那是我们的业余生活,我们的主业是瞄哪个姑娘漂亮,然后就去拍她。

小力(因涉及人物隐私,此处用化名)去上厕所了,拉着我去,我说,你烦不烦啊,你上个厕所,也让我去陪你闻味?你当那是王致和的臭豆腐啊。

他只好一个人去了。没多一会,就跑回来了,一脸地惊慌,拉着我们几个就哆嗦,我一看,拉链没拉。我们就说,怎么了,怎么哆嗦成那样了?厕所喷屎了?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啊。

他歇了好一气才说,他在厕所最后面那个坑,就是水管子前面,他为什么选最后一个坑呢,他说他害怕,如果靠着墙,他前面的他都能看到,没那么怕。

我说,你把屁股掉过来,那不也算最后一个吗,不至于非跑最后面去啊。

他没理我,接着说,他正上到紧急关头的时候,他就听门啪一声关上了,他心说,谁胆子这么大,这么晚上厕所还关门?但是他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了。他心说,不是风把门给吹关上了吧。他就害怕了,因为他靠窗户蹲着呢啊,没有遮挡的屁股直接可以感觉到气流的流动,他百分之百地肯定,没有风。

这里插一句,我们那个厕所啊,那灯泡最亮的时候,还没蜡烛亮呢,在里面就能分清楚有没有黑色的东西,可能学校怕我们不小心踩到屎才安了灯泡。而那个灯泡啊,一直就一闪一闪的。本来大家都习惯了,可是小力这心理一作用,他就更害怕了。

但是这仅仅是心理作用,只能说明他是个脆弱的人,他不像我,我就不会像他这么害怕,我在晚上上自习的时候,如果想上厕所,总是勇?业刈呋匚颐撬奚崛ド希坏愣疾缓ε隆?/p>

但是小力也没因为这个紧张过去,因为厕所里的刺鼻的气味就像清凉油一样,起到了提神醒脑的作用。小力加快了做蛋糕的速度,这个时候,他就听到他前面的那个坑里,传来了哼哼的声音,就像一个便秘的人在努力疏通管道一样,他有点哆嗦了,赶紧擦了屁股,跳到空地上,提上裤子,他一看,他前面那个坑真的没有人,他就一个箭步跨到门口,拉开门,边系腰带边往教室跑。

我们一听,就说,你不是听错了吧。他说,绝对没听错,是一浑厚的男重音,哼的声音很有节奏,有时长有时短。

我们一听,就说,咱们6个人去看看,6个人还怕什么?人家狼牙山才五壮士,人家都不怕,咱们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就去了。

结果厕所里的灯确实在闪烁,但是却没有什么哼哼声。我们就小力,你丢不丢人啊,上个厕所还吓成这样,这有什么好怕的。

我们就回去了,继续看书。这一会的工夫,林子也要上厕所,他也去了。没去一会,就跑回来了,跟小力是一模一样。

我们就真相信了,不可能他们两个为了骗我们,还牺牲不拉拉链的尴尬啊。

自此以后,我们就不再去那个厕所了。后来,我们到了本部,跟学长们接触了,有时谈起这事,学长说,他们也听说过同年级的学生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他们还是语重心长地劝我们,男孩子,要胆子大一点,不要怕,勇敢地回宿舍去上厕所,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一篇:远古神话并非虚构 下一篇:三天两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