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城德胜门

 风俗习惯     |      2020-02-14 13:46

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清朝时也有一则扈巧云“替父修墙”的传说。这“墙”,就是沈阳城德胜门的“女儿墙”。

想当年,老罕王努尔哈赤从辽阳迁都沈阳后,立即下诏扩建新城。改建新都时,是采用“周易八卦”之说进行的。城门由原来的四个增加到八个,而且要在每座城门上都建一座城楼,城周垛口修六百五十一个。后来,努尔哈赤没有等到竣工之日便撒手西归了,这座城池便由其子清太宗皇太极继续修建完工。

令人奇怪的是,六百五十一个垛口唯独德胜门城楼上的六十个垛口比其它七个城门上的垛口少一层青砖。足足矮了二寸还多。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努尔哈赤嫌城墙修得太慢,便下令四处抓丁增夫,结果盛京城方圆百里的男子都被抓来修城。

城南六十里外有一对父女俩,父亲六十多岁,年老体弱,长年卧病在床。女儿扈巧云早年丧母,只与父亲相依为命。她每天恃候着父亲的饮食起居,端屎端尿。从无半句怨言,是个百里挑一的孝顺姑娘。这天,征丁的通知突然传到扈家。须有一男子前去修城。父女二人惊得目瞪口呆。扈老汉长年卧病,性命尚且有忧,又谈何修城?

家中只有巧云一女,再无半个男丁,这可如何是好?看着父亲唉声叹气的样子,巧云暗暗打定了主意:代父亲前去修城。她郑重地将父亲暂时托付给位热心的邻居,自己乔装打扮成一名男子,假称是扈家的儿子,毅然加入到修城的行列中,被分配到德胜门城楼上的垛口专管抹灰。

起初。大家对这个眉情目秀的“小伙子”并没有丝毫怀疑,只是奇怪他竟长了一副“娘娘腔”,且行动有些古怪,晚上从不脱衣睡觉。过了几天,巧云边抹灰边想起病床上的父亲,心中有些放心不下,不知不觉地流下泪来。这情景偏巧被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监工头目发现了。监工头目早对她观察了许久。

看着她的身形打扮、举止作派,越来越觉得形迹可疑。当发现她抬头擦汗,喉间并没喉结时,越发心中恍然。巧云见被识破真相。只得如实交代了自己女扮男装的经过。监工头目连忙报告了总监。总监不敢怠慢,又火速奏明了皇上。

皇太极一听,十分惊奇,当即对她的孝行大加赞扬。但同时,皇太极又认为女人修城不吉利,就对总监说道:“把德胜门的六十个垛口顶上都去掉一层砖,矮一层,就叫女儿墙吧。”从此,“女儿墙”的名字就流传开来了。人们还编了一句歇后语;“大南门城上的垛口—矮一截。”